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川普将无能的习近平逼入死角

[复制链接]
匿名  发表于 2018-8-17 09:04:18 |阅读模式
国号称要跟美国打一场“史诗级的贸易战”,前两个回合下来,中国已毫无招架之力。刚刚下令对美国出口到中国的大豆征收高额关税,中国的头号大豆进口商山东日照集团就宣布破产、轰然倒下,这才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近日,《华盛顿邮报》引用美国博钦国际律师事务所北京办事处首席代表吉莫曼(James Zimmerman)的话说,川普继续将中国逼入死角,“现在没有出路,川普没有给中国保留颜面回到谈判桌的余地。通过继续加码,川普事实上在公开要求北京无条件投降”。

[iframe][/iframe]
与此同时,香港《南华早报》刊发了一篇题为《中国应该向川普认输,减少在贸易战中的损失》的文章。文章指出,在中美贸易战升级、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以及美欧投资限制升级之际,中国内部正展开了一些严肃的讨论。大家似乎认识到,强硬派此前制定的宝典似乎没有奏效,北京需要改变战略。“对北京而言,让川普宣佈获胜很困难,也很尴尬。但是,有时候最好的选择就是止损,以期在未来某个时刻获利。”

习近平严重误判了国内国际形势,仅仅就对美国和西方而言,他误判了川普的愿景和决心,误判了美国两党和朝野的同仇敌忾,误判了美国人坚挺的民意和爱国心,误判了西方世界牢固的价值同盟关系。这“四重误判”是被中国“专家”、中国官媒和西方左派媒体“三重误导”的结果,而在中国目前的极权体制下,这又是逻辑推衍之必然结果。

习近平是“三重误导”的起点和终点
极权主义的奇妙之处就是,独裁者本人既是加害者,又是受害者;既是灾难的起点,又是灾难的终点。若没有习近平的刚愎自用,自然就没有底下人的投其所好;而没有底下人的“谎报军情”,也就不会有习近平的纸上谈兵,自以为可以“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上下彼此欺瞒,互相激盪,携手走向深渊。

以中国的“专家”、智囊、智库而论,长袖善舞、大言不惭的胡鞍钢、林毅夫之流,学术水平无足道,惟一的长处是“逢君之恶”,却能风生水起、青云直上。江、胡时代,基本遵循邓小平“韬光养晦”之遗训,他们所作之恶毕竟有限,只能就中国内政问题发明一些“集体总统制”之类的奇谈怪论。到了习近平时代,既然主人号称要“强起来”,奴才们自然要吹吹打打、炮制五彩斑斓的肥皂泡。于是,“中国超越美国论”大行其道,习近平飘飘然地以为真的可以向美国“亮剑”、逼美国让位了。

以中国官媒或党媒而言,在缺乏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环境下,那些没有充分市场化的媒体,其生存的第一原则就是如何察言观色、揣摩上意,既然“媒体姓党”,就竭尽所能扮演“喉舌”之角色。尤其是《环球时报》及其总编辑胡锡进之类的“小报”和“小人”,这方面的本领可谓炉火纯青。江、胡时代,《环球时报》只能小打小闹、自娱自乐;习时代,《环球时报》俨然取代了外交部发言人,每次对国际事务总能高谈阔论,仿佛在传递来自中南海的圣旨,声调比外交部高出三度。

以西方左派媒体而论,不仅中国人,包括香港、台湾及大部分的海外华人,长期对《纽约时报》、CNN等“左派当道”的西方“主流媒体”深信不疑。他们茫然不知的是,这些左派媒体跟美国社会严重脱节,只是少数“白左”自说自话的园地。这些左派媒体从未估计到川普当选、进而实践其选举承诺,一直深在挫败感中自怜自艾,诋毁川普是其惟一的安慰。从这些媒体上只能看到川普在美国已是天怒人怨,而习近平如果愿意对抗川普的话必定能马到成功——既然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到麻省理工学院校长都如是説,习近平还不信以为真吗?

于是,习近平自信满满地上阵了,这是一场他期待已久的战斗。如果一举击败川普,中国就能取代美国成为左右世界的超级强权。早在二零一五年,中国独立学者杨鲁军就指出:“这几年中美关系总也好不起来,反倒龃龉丛生、暗流涌动、危机四伏,我认为根子在中国,在于中国换了领导人,废了邓在改开年代一以贯之的亲美睦美之国策,而代之以拒美仇美抗美的新国策——天朝重新拾起了将美国作为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头号敌人的旧旗帜,而且萌动了坐二超一、接管世界、主掌全球的豪情壮志。”习近平早就毫不掩饰地跟所有美国的敌人站在一起:俄国、伊朗、朝鲜、委内瑞拉、叙利亚、古巴……只要是美国制裁的对象,中国立即伸出橄榄枝,输血帮助其渡过难关。

美国不会无动于衷,美国敏锐地捕捉到了习近平一次次释放出来的挑战美国信号。二零一八年七月三日,在佛罗里达州坦帕市,川普在国会中期竞选造势活动中,在谈及中美贸易战时,直言不讳的向数万支持者说:“不,这不是贸易战,是我们在打败苏联之后遇到的又一个强大敌人。”不是美国要把中国当敌人,而是中国一直沖在最前面,自告奋勇地要当美国的敌人。所以,中美之间,与其説是在打一场贸易战,不如説是在打一场堪比美苏冷战的“全面战争”,这是一场世界观和价值观的生死之战。
习近平误判川普的愿景和决心
川普当选后,中国央视邀请一批顶级的专家讨论中美关系前景。主持人为清华大学教授、经济学家李稻葵。李稻葵认为,川普当选意味着美国陷入前所未有的分裂,甚至用“父母离婚”这个轻佻的比喻,并得意洋洋地询问在场的一位美籍华人説:“我问你一个个人问题,你父母都离婚了,你想不想乾脆就找另外一个家,乾脆就移民了,来我们中国,放弃美国国籍了?”其骄狂无理、无知无畏,溢于言表。

在场的研究美国的权威人士——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国际问题研究》杂志主编、外交部公共外交咨询委员会委员阮宗泽侃侃而谈,认为川普当选对中国有利,原因有三:第一,中国更愿意跟共和党打交道,共和党候选人在大选期间批评中国最多,但当选之后转变最大,比如尼克森不仅是改变了中美关系,也改变了世界的格局。川普也説他要改变,美国人老是做什么事情都是改变世界,这一点正好对中国有利。第二,从川普的经历和职业可以看,和中国打交道的问题上没有历史包袱。相反,希拉蕊跟中国打交道是有沉重的包袱的,她当国务卿期间批评过中国。第三,中国喜欢跟房地产商打交道,房地产商在中国是最有前途的职业。现在房地产商成了美国的总统,中国跟房地产商打交道最有信心。

如果中国的“专家”们个个都像李稻葵、阮宗泽这样坐井观天、夜郎自大,中国的对美战略自然就“不战而败”了。

果然,中国以对待本国房地产商的方式拉拢、收编川普,以为给这个商人总统小恩小惠,就能让其乖乖就范。川普刚一上台,中国国家工商管理总局商标局就批准38个"特朗普"商标,相关商品服务涉及酒店、餐饮、保险、建筑及保安等众多行业。商标局公佈的资讯显示,这些商标的申请人中文名为"唐纳川普"、英文名 Donald J. Trump,申请人地址正是纽约的特朗普大厦(Trump Tower)。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之前,中国有不少以"特朗普"、"川普"、"Trump"为名的商品,最为知名的是一款“TRUMP”牌马桶(商家称意指"王牌")。自2006年开始,川普便委讬律师取回相关商标的拥有和使用权,但不少都遭到中国法院驳回。在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后,这些商标迅速获得审批。

中国驻美使馆还特别邀请川普的女儿伊万卡参加春节联欢活动,伊万卡的孩子穿上唐装背唐诗的场景满足了中国的虚荣心——后来,这一幕还在川普访华时再现过,习近平看到金发碧眼的美国孩童在紫禁城的表演,似乎川普一家都被源远流长的中国文化征服,犹如看到万国来朝的乾隆皇帝一样心花怒放。

惯于“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中国,其外交政策的基点从清末到现在没有任何进步。鸦片战争期间,钦差大臣琦善向英国全权特使和英军指挥官送去美味佳餚、满汉全席,认为讨好了对方的口腹之慾,就能让对方乖乖退兵。结果,英国人吃完了鱼翅海参,照打不误。

川普没有被中国的伎俩搞定。等到贸易战开打,川普寸步不让,此前口口声声説川普当选对中国是利好消息的人民大学教授、国际关系学者时殷弘立即变脸说:"川普是个残忍的战略家和精明的战术家,阶段性地集中在一个战役,然后集中在又一个战役,施加空前程度压力,空前程度威胁,间或又给你小甜枣吃。"好像他此前蔑视川普的言论都凭空消失了。

当习近平发现,川普不是奥巴马的时候,他已经骑虎难下了。
习近平误判美国两党的同仇敌忾
贸易战刚开打时,习近平的战略是,利用美国两党的分歧,挑动美国的内部纷争,让川普束手束脚、无法施展。反之,中国的外交以习近平为“核心”,事事“定于一尊”,没有不同意见,自然能迅速集中全国人力物力,强硬回击美国。

然而,习近平未曾料到,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尽管在若干国内政策上针锋相对,但对中美贸易战却齐心合力。即便是民主党人,亦对奥巴马八年对中国软弱无力、予取予求的政策十分不满,希望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态度。

日前,民主党人、美国前资深外交官坎贝尔(Kurt M.Campbell)和拉特纳(Ely Ratner)联名发表了一篇名为《清算中国:北京是怎样让美国期望落空的?》的文章,很典型的说明了美国对中国心态的转变。坎贝尔在奥巴马时期担任国务院负责东亚与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特纳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中国事务部的资深研究员。

这篇文章分析了美国对华政策的误判。过去数十年来,尤其是克林顿支持中国加入WTO以来,美国对中国一直抱有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只要中国坚持改革开放,融入世界经济,其融入西方的主流价值观就是无可改变的趋势。然而,现实是,中国在完全保留其政治体制既有特性的同时,又充分利用全球化带来的经济机遇,并借此强化自身经济实力,进而在全球秩序中,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文章特别提到,2016年南海争端中,中方蛮横无视国际法,藐视国际仲裁,并未受到国际社会的惩罚,这是个极其危险的信号。文章的结论称,基于当前美国期望与中国现实之间差距越来越大的事实,此刻美国正面临着现代史上最强大的对手。美国若想胜出,就必须放弃长期形成的对中国的态度。

对中国实行强硬政策,不是川普个人的突发奇想,而是美国两党、朝野的共识,是一种历史性的选择。左翼的《洛杉矶时报》在报道中美贸易战时用了醒目的标题:"川普的中国关税政策获得跨党派支持,反映了美国对北京的幻觉普遍破灭"。

美国国会只嫌川普做得不够,而不理会中国施展的游说。在中兴禁售事件中,川普逼迫中兴接受了被中兴高管称之为“国耻”的苛刻条件,才答应解冻禁运。但美国国会不愿善罢甘休,参议院以85票贊成,10票反对,通过2019年度国防法案,当中包括恢复制裁中兴的条款。投票支持议案的议员中,46名是共和党人,39名是民主党人。可见,来自两党的议员们都希望以比川普更强硬的方式惩罚背信弃义的中兴集团及中国政府。

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説:“据我们的国防和执法机构认为,他们的科技给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这位选自纽约州的民主党要角,不论预算、健保、枪枝,几乎在所有国内议题上都与川普壁垒分明。但对于川普打击中国一事,舒默说"大力支持这个决定,川普在中国问题上做了正确的事",很可惜历任总统"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对中国所做所为视而不见"。这位参议院"台湾连线"前共同主席强调,他很高兴川普签署法令支持台湾,"我称许他",他还加上一句:"川普总统做的太对了。"(President Trump is exactly right)。

不久前,原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参邀出席某项菁英聚会。他自嘲是顶着钢盔去的,因为从宾客名单来,绝大多数都是反川普的。万万没有想到,席间批川普的言论不多,反倒数度有人对他説,支持川普处罚中国的政策。离开时,班农心里想:气氛变了。

是的,气氛变了。然而,习近平和他的幕僚们未能捕捉到这一重大变化。
习近平误判美国人坚挺的民意和爱国心
习近平还有一个小算盘:美国人养尊处优,跟愿意“勒紧裤腰带”、跟政府“同舟共济”的中国人民相比,承受损失和痛苦的能力很弱。如果川普敢打贸易战,中国对美国的农产品加税,美国农业州的利益受损,投票给川普的中部、南部的农民必定怨声载道。那么,后院起火的川普就会乖乖认输。这个想法跟当年的希特勒一模一样:希特勒顽固地认为美国大兵娇生惯养、不堪一战,等到两军对垒,他才发现这是一个错得离谱的偏见。

出乎习近平意料的事实是:随着中美贸易战加剧,在贸易战中受到冲击的美国农民,对川普的政策没有丝毫沮丧,相反,从5月以来,美国农村对川普的支持率不断上升。美国农业部长珀杜(Sonny Perdue)说,农民对川普的支持,来源于他们享有共同的价值观,“在感情上,他们是川普在贸易、劳工、监管等政策上的支持者,因为他们拥有川普所支持的价值观。”

CNBC财经网站报导,随着美国大豆等作物的收穫季节来临,农产品或因贸易战价格下跌,美国农业部的利润可能会下降。但是,各州暂时受到贸易战连累的选民们仍然高度评价川普。与此同时,美国农业部拨出120亿美元缓解这一打击。川普更是在演讲中严厉谴责説,中国危害“伟大的美国农民”的做法可耻而邪恶,他不会坐视不管。

在Morning Consult调查的19个农业大州中,从1月1日到7月22日期间,10个州对川普的支持率在上升,还有7个州的支持率坚挺不降。数据显示,尽管大豆价格下跌,但盛产大豆的爱荷华州农民对川普的支持却不断上升,1月到5月,48%的爱荷华人支持川普的贸易政策;随着贸易战升温,6月和7月爱荷华农民对川普的支持分别提高到50%和51%。印第安纳州也有类似趋势,1月到5月大约56%的农村选民支持川普,在7月22日,这个数字达到60%。

农夫Mike Beard在印第安纳州法兰克福经营Meadowlane农场,他在占地2,000英亩的土地上种植大豆、玉米和养猪。他估计由于玉米价格下跌,今年将损失15,000美元。“损失15,000美元,意味着我今年少买一件设备。”Beard说,“但我不会动摇对川普的支援,我们需要改变与其它国家做生意的方式。”

爱荷华州莫维尔(Moville)的农夫Eric Nelson靠种植谷物、大豆和养牛为生,他说农民们可能会根据价格前景来调整农作物的比例和种类,“当然,这对我们大伙来说都是令人担忧的,这是我们的生计。”Nelson谈到贸易谈判的不确定性,但他说这不会改变对川普的政治忠诚。

印第安纳州斯蒂尔沃特农场的合伙人Brent Bible说,当地的农民从来不把对经济的恐惧归咎于川普的政策。

大多数农业利益集团都支持“长痛不如短痛”的观点:贸易报复暂时损害美国农业,但对于未来是有益的。

美国农民对川普的支持,远远多于中国农民对习近平的支持——前者是真实的,他们真心认为川普代表并捍卫他们的利益;后者是虚假的,他们只是在压迫和恐惧中保持沉默,他们深知习近平及共产党是苦难的根源,只是面对枪桿子,不敢说出这一真相而已。
习近平误判西方国家牢固的价值认同度

习近平自以为聪明的是,以为可以拉拢跟美国存有贸易冲突的欧盟,分化西方、对抗美国。他派李克强到欧洲访问,跟德国等欧洲国家签订贸易协议,以为欧盟愿意跟中国站在一起。

谁知,李克强刚刚离开欧洲,德国就宣布严格审查中资在德国并购高科技企业的项目。中国外长王毅酸熘熘地説,“不要试图在背后捅中国一刀”。

欧盟怎么可能联手中国反对美国呢?这是何其幼稚的想法。用中国自己的说法,欧盟与美国是“人民内部矛盾”,其分歧是可以通过谈判获得妥协的;而欧盟、美国与中国之间是“敌我矛盾”——以价值观而言,民主制度与独裁制度必然水火不容。

果然,经过川普一番纵横捭阖,美、欧、日联盟呼之欲出。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访美,在白宫与川普达成贸易合作协议。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接受霍士财经网访问时表示:"事实上,中国打破了世界贸易体系,美国和欧盟将结盟对抗中国。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明确地表示,他打算帮助川普总统解决中国问题。"库德洛又确认,欧盟将立即购买美国大豆、牛肉和液化气产品——这些产品名列中国报复美国的单子之内。

很快,美国将与欧盟、日本达成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零关税同盟,这三大经济体占全球贸易的七成以上。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等广义的“英语国家”也会争先恐后地加入其中。这样,中国赖以发达的WTO体系将面临被瓦解的命运,中国将被彻底扫地出门,重新回到毛时代“世界孤儿”之境遇。

中国并不是一个明白人都没有。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教授华民发表文章指出,美国、欧盟和日本开始创建新的共同市场,显示世界经济格局的演变趋势完全超出中国的预期和想像,中国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挡世界经济格局的演变趋势,很可能重新成为局外人。

华民表示,中共信奉“朋友是暂时的,利益是永恆的”原则,认为西方世界不会因某种道义上的诉求而轻易放弃中国市场,只要中国的市场对西方世界稍加开放就没有化解不了的冲突——多卖几架波音和空客的飞机,多进口一点美国和欧洲的牛肉、水果,西方就会感激涕零。然而,从目前的情况看,西方世界为了“公平贸易”的道义,就是可以放弃中国市场。如果中国还要推出更为严厉的制裁西方在华企业的政策,那么恰好满足了美国等国政府“外包回岸”的政策目标。其结果很可能是成人之美,而不是损人利己。

华民在文中强调,“我们可以改变世界,但世界离不开我们”的想法,可以说是“严重的误判”。他提醒,中国必须清醒地看到自己的弱点,“中国处在全球产业链的末端,具有很高的替代弹性”。事实上,存在着两个替代中国的管道,“一是伴随着国内成本上升,加工制造业会逐渐向境外转移;二是因为有新的竞争对手的加入而被替代”。他呼吁:“中国必须认真地对待美欧日的结盟可能对中国带来的冲击。”

可惜,习近平更愿意倾听来自胡鞍钢、林毅夫的“报喜不报忧”的言论,根本听不进去任何逆耳之言。习近平更不会承认自己对形势的误判,中共的权力运行机制本身就是不可能“纠错”的,习近平只能将错就错,一错到底,直到车毁人亡。
源于网络,作者不祥。

回复

使用道具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11-20 03:25 , Processed in 0.077067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